到現場查看情況的湛江市副市長莊曉東接受南方農村報記者採訪時認為,青年運河這次決口造成的損失不大,修複起來會很快。對於村民被淹農田的賠償問題,莊曉東說,“現在專家正在研究方案。”(5月22日新華網)
  漢字文化博大精深從來都無需贅言,再加上社會百態,更不斷為其賦予各種新的意味。比如前日江蘇某官員被曝不雅照,稱抱的不是“小姐”而是“同學”,不少網民圍觀之後的第一印象就是“同學一詞又有新解”,後來紀檢部門的調查表明並不是“同學”,也算為“同學”的倒下作了“陪葬”。
  “同學”可作為笑料一笑而過,而對於雷州青年運河決口後,當地某官員口中的“損失不大”則需深讀。乍一看,“損失不大”相對來說應是個“好消息”,能在運河決口的情況下,把“損失”控制在“不大”,當屬不易。然而細品之下似乎才覺出不對,這個“不大”到底是“大”還是“小”?
  按照當地通報的官方數據,工程直接經濟損失約60萬元。60萬元的數目,對於6.85億的投資來說,可謂千分之一都不到,確實非常“不大”。然而在深諳官場規則的某些官員心中,卻不會單純以這幾個數字來判斷總結。
  首先,對在事故中最“受傷”的運河兩岸農戶來說,60萬元絕不是小數目,可能全家財產加起來也不值60萬元,且今年的莊稼收成還會就此大打折扣,因此不能說損失小。那麼,又可以痛心疾首地說大嗎?當然也不能,這樣會將事情越說越“大”、越描越黑,事件升級了對自己的政治生命絕對沒有好處。既不能說“大”,也不能說“小”,那當如何是好?於是乾脆來一個“不大”,這樣一來,公眾誰都不能判定到底是“大”還是“小”,此等暗藏著某種“慶幸”的搪塞公眾功夫可真了得。
  除了“大小”懸疑,另一位負責人拋出的“部分按圖,部分沒按圖”同樣有看點。其實就一句話,沒有按圖施工是導致事故發生的原因之一,可為何還要先強調“部分按圖”呢,這是不是表明監管之責也“部分履行、部分沒履行”?換個說法,這就猶如某個搶劫犯“搶了張三、沒搶李四”,然後等著人們誇贊“沒搶李四”。真不愧是同一個地方上講的同一種“語系”。
  其實在此次決口事故中,損失的又何止是被沖走的鋼筋混凝土和被淹沒的農田。作為投資上億的當地重點民生工程,政府部門質量監管豈能如同兒戲!事故後面對公眾又豈能玩弄文字游戲!
  文/冬月禾  (原標題:品味“損失不大”背後的語言文字學)
創作者介紹

1903

inhx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